分類彙整:工作

馬雲

當代領袖怎麼想:當公司快倒了,員工卻不在乎業績,還每天準時下班!

台灣這幾年似乎沒有年輕領袖。檯面上都是郭台銘、張忠謀、施崇棠一類上一輩的企業家。

上一代的企業家持續影響著這一代的所有人:教導大家工作的方式、管理的方式、生活的方式。連創新的方法、網路時代的野心都是他們在談。

我不認為這些人懂當代的管理、當代的經營。我認為他們不懂。不然去這些人手下做事的年輕人,怎麼好像都沒有很滿意?為什麼當國家整體實力低下的時候,是年輕員工的競爭力不足,而不是上一輩企業家整體管理/領導能力的低落?

為什麼勞資關係惡化的時候,都是老闆對員工說「我認為你還沒有準備好當一個員工」,而沒有員工對老闆說「我認為你還沒有準備好當一個老闆」。

這跟學校教育、家庭教育有點關係。大家在唸書的時候,連上課舉手發言都覺得不好意思,離開學校之後又怎麼敢表達自己的意見。

除此之外,我還認為大家普遍對領導人的要求太低了。沒人要求自己的領導人格局要夠大、胸懷要夠寬廣。大家覺得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、下面的人沒有資格要求上面的人。

我想從今天開始,分享一些國外領袖對事情的看法,希望能給大家靈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今天要討論的問題就是本篇標題,回答者是阿里巴巴、淘寶網的馬雲。

大家看完問題可以先想想,故事發生在台灣,老闆會怎麼想?當事人員工會怎麼想?台灣員工敢這樣準時走嗎?那準時走是錯的還是對的?事不關己的其他人又會怎麼想?

原文出自阿里巴巴的生意經,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一個社群平台。

網友sxf50000提問:

史上最牛業務員,一單不出準點下班。 80後女老闆抓狂了,我這是為員工在打工嗎?

我是一個80後女孩,畢業後工作一年,就自己出來創業了。做時尚時裝的外貿,是專做貿易,利用網絡平台在做。做了半年多了,毫無進展。現在是我和2個外貿業務員在做,自己每個月能出幾個小單,可是業務員一個單都出不了。即使能出小單,也入不敷出。我每天晚上都工作到11點,感覺很辛苦,我的業務員比我還輕鬆,他們每天下午6點準時下班,也不知道如何管理他們,現在是老闆比員工還累,壓力好大,再這樣我覺得我快堅持不下去了。我該怎麼辦?

馬雲:

我覺得這問題出在老闆身上。

第一,是不是招錯人了。

第二,是不是沒有激勵機制。

第三,總共三個人的公司,你要學會替別人多想想,別人就會替你多想想。你做10個小時是應該的,別人做10個小時是不應該的。因為你沒有讓​​他覺得是你的一份子,他憑什麼這麼做?

原文出處

http://baike.1688.com/doc/view-d20798915.html

(photo via wikipedia)

smoke

關於未來,我們一直在搞錯。

我常看到某些人發表他們特別的想法。 他們常發表一些很有啟發性的言論。當然,某些人只覺得那些是胡扯。

我發現這些人用各自的方式說出了同一件事,關於未來的事。

首先我想摘錄Seth Golding的一篇文章 — Our inability to see ahead

「兩百年以前,愛德華·拉特利奇(美國獨立初期政治家)簽署了獨立宣言。他現在的直系後代是凱特·哈德森(美國女演員)以及歌蒂·韓(美國女演員)。兩百年前他臨終時,若你在他身邊,你根本猜不到這樣的結果。」

接著我要摘錄Quora上對於一則提問「你希望自己21歲就知道什麼事情?」 的最佳回答。 得到最高票數的是這則。

「我們嚴重高估自己十個月內能有的成就,然後嚴重低估自己十年內能有的成就。」- Tim Scott

我要摘錄的第三段話,取自Rework(中譯:工作大解放)

「計畫是一種猜測」

「除非你是算命師,否則長期的商業計畫就只是幻想。…你以為寫計劃書就可掌控這一切,但其實你做不到。

我們何不把這些計畫正名為猜測。當你將猜測轉變成計畫,你就陷入險境。計畫是讓過去指引未來,讓你變得盲從。…這就是問題所在:計畫跟即興發揮並不一致。而你必須有能力隨機應變,以便抓住突然出現的機會,有時你必須說:我們得要轉進新方向,因為今天要這樣做才合理。…

停止猜測吧,決定這星期內你要做的事,而不是這一年。…即興而為沒關係。先上飛機吧,等你抵達目的地,再挑件好一點的襯衫、刮鬍膏和牙刷。」— Rework

從我大四、當兵到退伍後出社會,的確有每天都在改變想法的感覺。因為每一個明天我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新的機會出現,而我又會失去什麼。

所以不侷限下一步的走法,不要求自己遵循什麼金玉良言或是誰的經驗之談。於是變得很放任,做決定甚至以情緒為依歸,不顧後果、不替長遠的未來做準備。

說來放縱,卻也充分的感受到各種可能性,覺得下一步可以是各種可能,常常覺得充滿活力。

最後,我想以Seth Golding同一篇文章的結尾做結。

「你能擺出的最佳姿態只有一個: 認定你全部的計畫都是錯的。

如此去想,將發生令你意想不到的事情。」

 

reference:

(Photo via  Dr. Jaus, CC License)

dream

你所有的理想,沒有一樣是不切實際的。

標題看起來很荒謬,不過我的確這麼認為。

那些理想之所以讓我們覺得沮喪,是因為它們真的有可能達成。

  • 你不會因為自己選不上總統而鬱鬱寡歡
  • 你不會因為自己拿不到諾貝爾獎而抱憾終生
  • 你不會因為自己沒辦法一夕致富而覺得很痛苦

這些你一點興趣也沒有,這些對你來說不切實際,你不會把這些當作自己的理想。

反過來說,那些不去做會讓你沮喪的事情,正是對你來說實際可行的事情。

正是這種沮喪感、這種不去做會覺得有遺憾的感覺,說明了你其實不相信自己做不到。

  • 你工作久了,想創業
  • 你想當眾挑戰你的主管
  • 你想把音樂當作生活的重心
  • 你想把工作辭了然後去旅行
  • 你想不顧別人期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

你會因為這些想做卻又沒有勇氣做的事情而沮喪,而這些沒有一件是你做不到的。

全都只要去做就行了。

當然會得到一些別人的嘲笑、一段挺窮的日子、一堆不祝福的眼光,但這年頭幾乎怎樣亂搞都生存得下去,何況是勤奮的實踐理想。

每個人都多少知道自己的天命,背棄了它,它就像詛咒一樣來找你,讓你朝思暮想,朝思暮想那個心目中想成為的自己,又可惜自己沒有勇氣。

我總相信試過是最幸福的。也許試了會發現它其實不切實際、發現它其實很幼稚、發現它根本不是自己要的,而本來的生活其實很不錯。甚至發現本來的生活才是你的天命。

於是你回到原本的位置,然後在原本的位置過得比以前快樂多了。你也許會很滿足,不再朝思暮想。又也許,會找到新的理想。

所以動手幹吧,可以先從幹一點點開始。
然後不要問幹一點點是什麼意思了,你早就知道了。
那可是你想了好久好久,早就想試著去幹看看的,你的天命啊。

(Photo via @Doug88888, CC License)

office

新創公司跟大企業,哪個高尚?

還在唸書的時候,跟一些身邊的朋友對新創公司、網路創業充滿了憧憬。

覺得startup(新創公司)試著解決人們還沒被解決的問題,少少的幾個人聚在一起,試著用自己的力量去創造價值、做不一樣事情。

特別在網路火熱的這幾年,web領域根本充滿了機會,像一片大海。只要敢出海,就可能得到超乎想像的回報–startup根本超有趣又高尚。

退伍一陣子之後,對此有了全然不同的見解。

大企業正是因為解決了人們很大的問題,所以才一路成長為大企業。正是因為創造了很大的價值,所以才有巨大的報酬。

為了要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,所以需要徵招更多人、更多優秀的人。所以進大公司也是用自己的力量創造價值,更重要的是,是在解決”已經確定存在的問題”。

因為問題確定存在,所以努力會直接有回報-也就是高薪、福利、年資等等。

反觀startup,大家充滿幹勁的在打拼,很大的機會卻只是在瞎闖、想解決根本不存在的問題。說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創造價值,實際上可能什麼價值都沒創造出來。

一心渴望在幾年內功成名就,簡直可以說startup是汲汲營營的一種終極形式。

startup跟所謂大公司、大企業 根本沒有高尚與否以及好壞的區別,不過就是不同的屬性、不同的選擇而已,都在各自的位置創造些什麼。

既然如此,那大家都好好努力吧,一起加油囉。

(筆者在新創公司工作)

(Photo via Paladin27, CC License)

(Photo via mkrigsman, CC License)

年紀越大,路是越寬還是越窄?

我常在想,隨著年紀的增長

從小學、國中、到高中、大學乃至於出社會

人的見識、能力越來越成熟,一個人的可能性越來越多

也就是眼前的道路不斷的寬闊了起來

到了離開學校的時候,更是路最寬廣的時候

可以做本科系的專業、可以做相關產業、可以從事只應用到一點專業的產業。本身就對食品、服飾有興趣的,可以從事餐飲業、服飾業。可以賣雞排、可以到處打工,可以參與非營利組織、可以打工旅遊、可以回家鄉種田種菜種花、可以邊旅遊邊接案…等等。甚至要出世成為僧侶或是神職人員也可以。

不論你是學什麼畢業的,要生存下去的方式有太多太多。

回過頭來,看看周遭卻覺得恰恰相反,路越來越窄,到了離開學校的時候,看起來能走得路就那麼窄而已。

當然這不是事實。事實是沒有選擇的勇氣。

每件事都需要練習,反抗也是,選擇也是。

教育過程中沒有讓大家練習到如何做選擇、沒有訓練選擇的勇氣、也沒有教學生什麼叫做替自己的選擇負責。

關心你的人反對,嘲笑你的人也反對。你做出選擇,哪怕全世界都反對,你只知道反正你會替自己負責。

我剛出社會開始找工作的時候,覺得做選擇的壓力很大。

“我的生涯規劃開始了,第一份工作(薪水、資歷…等等)會影響第二份工作,要小心選擇”

“我如果第一份工作只做一陣子就辭職,之後會被認定是沒抗壓性的人”

就這樣不愉快了好一陣子。接著我想到一件事。

我開始唸國中的時候並不怎麼擔心我的高中生活,唸高中的時候不怎麼擔心大學生活,唸大學的時候也不怎麼擔心在社會生存的事情。怎麼一出社會,就擔心出社會幾年後、接近30歲時候的事情?

想了想,覺得那些不愉快與擔心全是狗屁。不過就是個嘗試與學習的過程而已。

所以想怎樣就怎樣吧。反正替自己的下場負責。

(Photo via mkrigsman, CC License)

startup

我有一個點子,該怎麼找到工程師把它寫出來?

我從大三學習網路技術開始,腦中出現過很多的點子

有些我試著自己將它們實作出來,有些我找了幾個朋友一起合作

從大三開始,也遇到不少對網路有熱情的同學、或是朋友的朋友,提出他們的點子,想找到合作的工程師。

通常他們會PO文,或是到處找朋友打聽,內容大概會是這樣:

尋找對網路有熱情的技術夥伴/尋找有創業念頭的工程師夥伴,熟xx,yy技術佳

目前團隊打算做xx,希望找到對的人,邀請你加入我們

問題來了,他們大部分都找不到

為什麼?

以我自己也是工程師的立場,我想問題在於:為什麼要跟你合作?

非技術人員找技術人員合作,基本上技術面沒有任何合作關係,就是他一個人花幾十幾百個小時把東西做出來

很多時候這並不是什麼好玩的過程,就是花時間精力建造東西而已

而你有多少熱情值得人家花幾十幾百個小時開發軟體呢?

開發完之後,你看兩眼或是推廣兩天,回頭說”這點子好像不行 我們還是別玩了”,技術人員豈不是啞口無言?而他損失的時間你會負責嗎?

最難聽的說法是這樣:你只是想找免費的工程師幫你做事。而工程師不會輕易被打動。

所以要找到願意合作的工程師,個人認為只有以下三種方法:

  1. 找到腦中早就想把這點子做出來的工程師
  2. 展現你對這件事極大的熱情
  3. 展現你對這件事極大的誠意:付錢

第一種方法可遇不可求,要找到剛好對同一個題材有熱情的技術人員,你真的需要問過很多很多人才可能找到。

第二種方法也不容易,你要如何證明你對一件事的熱情給別人看?寫一封非常有誠意的信?蒐集關於題材的大量資料,證明你花時間想過研究過?跟對方進行很深入的討論?這些都是方法,但工程師會判斷這些值不值得他用幾十幾百小時的工作量跟你合作。

第三種方法最有說服力:拿錢出來。你可以買伺服器、買題材會用到的一些相關資源。然後讓工程師知道你已經花錢買這些東西了,讓工程師相信你不會隨便玩一玩就說拆夥。

再不然,付錢給工程師吧。讓他知道若你只是用嘴巴說說,至少他拿得到酬勞。

相關的理由,這邊有非常好的分析,我不在此拾人牙慧,推薦有興趣的各位看看。

创业想找技术合伙人,要做到这三点!
http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24058/1.html
为什么很多技术合伙人参与创业时会先谈钱?
http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21214/1.html

http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21854/1.html

(Photo via  plewicki, CC Licens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