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moke

關於未來,我們一直在搞錯。

我常看到某些人發表他們特別的想法。 他們常發表一些很有啟發性的言論。當然,某些人只覺得那些是胡扯。

我發現這些人用各自的方式說出了同一件事,關於未來的事。

首先我想摘錄Seth Golding的一篇文章 — Our inability to see ahead

「兩百年以前,愛德華·拉特利奇(美國獨立初期政治家)簽署了獨立宣言。他現在的直系後代是凱特·哈德森(美國女演員)以及歌蒂·韓(美國女演員)。兩百年前他臨終時,若你在他身邊,你根本猜不到這樣的結果。」

接著我要摘錄Quora上對於一則提問「你希望自己21歲就知道什麼事情?」 的最佳回答。 得到最高票數的是這則。

「我們嚴重高估自己十個月內能有的成就,然後嚴重低估自己十年內能有的成就。」- Tim Scott

我要摘錄的第三段話,取自Rework(中譯:工作大解放)

「計畫是一種猜測」

「除非你是算命師,否則長期的商業計畫就只是幻想。…你以為寫計劃書就可掌控這一切,但其實你做不到。

我們何不把這些計畫正名為猜測。當你將猜測轉變成計畫,你就陷入險境。計畫是讓過去指引未來,讓你變得盲從。…這就是問題所在:計畫跟即興發揮並不一致。而你必須有能力隨機應變,以便抓住突然出現的機會,有時你必須說:我們得要轉進新方向,因為今天要這樣做才合理。…

停止猜測吧,決定這星期內你要做的事,而不是這一年。…即興而為沒關係。先上飛機吧,等你抵達目的地,再挑件好一點的襯衫、刮鬍膏和牙刷。」— Rework

從我大四、當兵到退伍後出社會,的確有每天都在改變想法的感覺。因為每一個明天我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新的機會出現,而我又會失去什麼。

所以不侷限下一步的走法,不要求自己遵循什麼金玉良言或是誰的經驗之談。於是變得很放任,做決定甚至以情緒為依歸,不顧後果、不替長遠的未來做準備。

說來放縱,卻也充分的感受到各種可能性,覺得下一步可以是各種可能,常常覺得充滿活力。

最後,我想以Seth Golding同一篇文章的結尾做結。

「你能擺出的最佳姿態只有一個: 認定你全部的計畫都是錯的。

如此去想,將發生令你意想不到的事情。」

 

reference:

(Photo via  Dr. Jaus, CC License)